煌上煌(002695.CN)

卤味'三巨头'中报比拼:周黑鸭业绩'掉队' 绝味食品毛利率最低

时间:20-08-28 06:51    来源:金融界

资本市场上,周黑鸭(01458)、绝味食品、煌上煌(002695)被称之为卤味"三巨头"。作为行业的竞争对手,这3家公司自然是要拿出来被比较的。截至8月27日,随着绝味食品中报的放榜,“三巨头”的上半年成绩单已集齐。结合财报、Wind等相关数据,北京商报记者对周黑鸭(01458)、绝味食品、煌上煌从业绩、归属毛利率、销售费用等几个维度的指标进行了对比,3家企业各有长短。其中毛利率水平最高的周黑鸭,业绩却表现最差。

归属净利润:煌上煌正向增长

从已经披露的中报成绩来看,卤味"三巨头"之一的周黑鸭业绩“掉队”。

数据显示,周黑鸭在今年上半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9.03亿元,同比下滑44.43%;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损约0.42亿元,同比由盈转亏,下滑幅度达118.83%。这也是周黑鸭上市之后业绩首次亏损。

对于业绩亏损,周黑鸭主要归因于新冠疫情席卷中国致使门店客流剧减,销售量下降。周黑鸭进而表示“本集团因配合相关疫情防控工作的指引及要求而暂停了华中地区的生产活动,全国范围内共约1000家门店暂时停业。2020年4月后,集团暂时关闭的零售店已陆续重新开业,华中加工厂的生产活动亦已重新启动,整体营运情况持续改善。但湖北地区及交通枢纽区域人流恢复缓慢,门店客流量恢复低于预期,故该等地区的零售门店于截至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止六个月录得的收益受到不利影响”。

实际上,自2018年以来,周黑鸭吸金能力进入下行通道。财务数据显示,周黑鸭在2017年、2018年、2019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约7.62亿元、5.4亿元、4.07亿元。

疫情冲击下,绝味食品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同样不理想。财报显示,绝味食品今年上半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24.13亿元,同比下降3.08%,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约2.74亿元,同比下降30.78%。

相反的,煌上煌营收、净利润却实现双增长。数据显示,煌上煌今年上半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13.65亿元,同比增长16.77%;报告期内的归属净利润约1.58亿元,同比增长12.25%。

据Wind显示,2017年-2019年,绝味食品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5.02亿元、6.41亿元、8.01亿元。煌上煌在2017年-2019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1.41亿元、1.73亿元、2.2亿元。

足以可见,此前煌上煌的挣钱能力远不及周黑鸭、绝味食品。如今,煌上煌已经反超了周黑鸭。

销售毛利率:绝味食品“垫底”

虽说今年中报业绩出现下滑,不过绝味食品还是卤味"三巨头"中最赚钱的个股。正所谓寸有所短,尺有所长,但绝味食品在3股中的销售毛利率水平却最低。

据Wind显示,绝味食品、周黑鸭、煌上煌今年上半年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4.32%、54.56%、35.62%。

事实上,近几年周黑鸭的销售毛利率一直处于高位。Wind显示,2017年-2019年,周黑鸭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60.93%、57.53%、56.54%。

煌上煌、绝味食品的销售毛利率则在33%-38%区间变动。Wind披露的数据显示,煌上煌2017年-2019年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4.66%、34.47%、37.59%。绝味食品2017年-2019年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5.79%、34.3%、33.95%。

上述数据可以看出,绝味食品除了2017年的销售毛利率略高于煌上煌之外,2018年、2019年以及今年上半年的销售毛利率均在三股中处于“垫底”位置。

关于绝味食品的销售毛利率与煌上煌、周黑鸭存在一定差异原因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绝味食品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绝味食品董秘办公室的相关人员表示“相关问题暂时回答不出来”。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这是企业的销售模式差异所致。朱丹蓬具体谈到,周黑鸭原来是以直营为主,绝味食品是以加盟为主,煌上煌走中间路线,加盟跟直营各半。

截至6月30日, 周黑鸭线下门店网络仍以自营门店为主,门店总数达1367间,其中自营门店1246间,特许经营门店121间。截至6月底,绝味食品在全国开设了12058家门店;煌上煌拥有4152家专卖店,其中,煌上煌直营店销售额占比为12.73%,加盟店销售额占比达87.27%。

朱丹蓬表示,直营占比越高,毛利就越高。如果说加盟多的话,要让利给加盟商,因此绝味食品的毛利率是最低的。周黑鸭单靠直营的模式也是走不通的,所以它放开了加盟,但是整体可能对加盟的条件相对会比较苛刻。煌上煌算是两条腿走路,又自建又加盟,因此煌上煌销售毛利率相对会比较稳健一点。

销售费用:周黑鸭居榜首

在销售费用方面,周黑鸭在3股中居首位。

据Wind显示,今年上半年周黑鸭、煌上煌、绝味食品的销售费用分别约4.62亿元、1.77亿元、2.35亿元。

对比煌上煌、绝味食品可以发现,周黑鸭近几年的销售费用一直高于这两位竞争对手。Wind显示,2017年-2019年,煌上煌的销售费用分别约1.77亿元、2.4亿元、3.13亿元,期间绝味食品的销售费用分别约4.26亿元、3.59亿元、4.22亿元。

周黑鸭在2017年-2019年的销售费用分别约9.48亿元、10.82亿元、11.33亿元。在2019年的年报中,周黑鸭曾提到“销售费用增加主要由于集团门店网络扩张有关的门店租金、销售人员薪金福利以及由于地域扩张产生的运输开支均有所增加所致”。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称,某种程度上,过多的销售费用会侵蚀业绩。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大部分行业和企业已经进入微利时代,如何有效、合理营销的开支,是企业需要思考的。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周黑鸭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并未收到周黑鸭方面的相关回复。

截至8月27日收盘,煌上煌、绝味食品、周黑鸭的总市值分别约155.8亿元、549.6亿元、201.4亿港元。

煌上煌、绝味食品、周黑鸭之争,谁将成为“王者”?仍是留给市场的悬念。

不过,据朱丹蓬分析,从中国整个卤味行业来看,已经见到了天花板。现在的增长更多的是既要直营又要加盟,但是整体的空间都不大了。整个品类已经开始老化,进入审美疲劳、消费疲劳的节点。未来增长点在哪里呢?主要是在品质、品牌、服务体系、客户粘性四个方面。

某券商研报亦指出,休闲卤制品朝向品牌化发展,品牌产品占比不断提高。随着消费者品牌意识的增强,品牌产品增速显著高于非品牌产品,消费占比不断提升。